第三百九十章 为赞普治病?_姬唐
笔趣阁 > 姬唐 > 第三百九十章 为赞普治病?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三百九十章 为赞普治病?

  「现在怎么办?」

  等到禄东赞离去,俩人就像是虚脱了一般。今日可算是够刺激的,稍有不慎身家性命就要完蛋了。

  自己身边只有五百多人,就这点人还在人家王城中,这要是发生意外,他们绝对就是被人家瓮中捉鳖的下场。

  「等呗,还能怎么办?」

  王玄策倒是看的挺开的,反正自己等人的小命就捏在人家手中,想跑是不可能的。

  「难道我们就这么束手就擒?」

  姬先成不甘心道。

  就在王玄策准备躺平的时候,禄东赞也来到了红宫中。在松赞干布诧异的目光中直接跪倒在地。

  「赞普,请杀了老臣吧!」

  砰

  手中的笔掉在桌桉上,松赞干布惊的站了起来,吃惊道:「老师何出此言?就算是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?说什么死不死的?」

  好不容易将禄东赞扶起,看着一下子苍老许多的老师,松赞干布急忙道:「到底出了何事?您倒是说啊!」

  禄东赞多次张嘴,最后愣是没说出来,这让松赞干布只能干着急!

  「老师,您是想急死学生不成?我们这些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?就算真的出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,我们一起面对就是。难道我你还不相信吗?」

  终于,在松赞干布逼迫下,禄东赞终于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  待禄东赞说完,松赞干布也是被自己老师的手笔给镇住了。竟然威胁大唐使节,现在更是直接重兵围困于驿馆?

  「您这是为什么,为什么啊?」

  松赞干布颓废地坐在位子上,或许是着急了,连忙咳嗽起来。挪来手掌,只见一片殷红,让禄东赞心中一片绞痛!

  「赞普,现在只有他们能救您了。」

  禄东赞喃喃道:「您或许不知道,在大唐,他们的哪位老师除了文采武艺外,也是一名不世出的医国圣手。当年就救了重伤频危的平阳公主,这才开始发迹。」

  「不但如此,这两人还从被称之为活神仙的孙思邈哪里学了不少医术。现在您的病情或许只有他们才能救得,所以老臣不得不如此啊!」

  他面露疯狂道:「哪怕掀起两国大战,但只要能救得赞普,老臣也在所不惜。」

  「吐蕃可以没有我禄东赞,但绝对不能没有您啊!」

  「王子年纪还小,一旦您.......那些人岂能放过这样的机会?到时候我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秩序恐怕立马就会崩溃。」

  「所以,你决不能出事,绝对不能!」

  松赞干布看着疯狂的老师,既是痛心又是开心。老师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,甚至不惜彻底得罪大唐。

  要知道他的封地可就在大唐和吐蕃的边境上,并且地势较低,一旦扣押大唐使者的消息传回去,大唐也许不能对他怎么样,但老师的领地和子民绝对会被大唐疯狂报复!

  「老师啊,您为什么不提前和我商量下?你如此做,这....这是将您逼到了墙角啊!」

  松赞干布痛心疾首,他明白,就算治好了自己,除非彻底和大唐交恶,不然老师绝对会成为大唐泄愤的对象,不然堂堂大唐的威严何在?

  作为一国之主,他太明白作为帝王的心思了。扣押使者的事情要是轻松放过,那到时候其他人也有样学样,到时候大唐将威严扫地。

  所以,此时不管是什么情况,老师已经没有了退路。

  除非和大唐开战.......但以老师的性子,恐怕就算是死,也不会因为自己而将吐蕃牵扯进去。

  「来人!」

  突然,松赞干布

  面色一肃,好似下定什么决心一般,朝外面大喊道。

  哗啦!

  一阵兵器铠甲的碰撞声响起,只见一队身穿铠甲的武士出现在大殿中。

  「拜见赞普!」

  松赞干布面无表情,指着禄东赞,在他错愕的神情中,沉声道:「身为吐蕃大相,竟然勒索大唐使节,索要财物,将我吐蕃的颜面都丢尽了。」

  「竟然在被大唐使节拒绝后,还将其扣押,简直岂有此理。」

  「来人!」

  「末将在!」

  「速速将此人羁押,关进地牢,没有本赞普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探视!」

  来人错愕地看了看赞普,有看了眼一样错愕的大相,神情有些犹豫道:「赞普,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大相岂能做出如此事情?还请赞普明察!」

  「还请赞普明察!」

  这次不但是护卫头领为禄东赞求情,就连身后的侍卫也为其求情!

  「放肆,赞普的话竟敢不停,你们想干什么?造反吗?」

  就在松赞干布想要发怒的时候,谁知禄东赞却大声呵斥起来!

  说完朝自己弟子一礼,大声道:「老臣一时鬼迷心窍,差点良成大错,赞普就是杀了老臣也没什么。」

  「老臣愧对赞普啊!」

 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他再次跪倒在地,之后对护卫头领道:「还愣着干什么?难道你等想抗命不成?」

  护卫看向松赞干布,只见松赞干布烦躁地点点头,护卫顿时明白了什么,随后带着禄东赞去了地牢。

  在走出大殿的一瞬间,禄东赞看向自己的弟子,流露出些许欣慰。到底是长大了啊,短短时间内,就选出对吐蕃,对自己最有利的抉择,这样的赞普,就算不择手段也要保住他。

  看着被带下去的老师,松赞干布面露坚定,想了下,就朝使馆走去。

  在禄东赞走后,王玄策和姬先成俩人相对无言。

  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有两条路,一,誓死不从,然后让驯鹰带着书信求求援。只要吐蕃还没到丧心病狂的地步,就绝不会杀他们。

  二,答应禄东赞给松赞干布治病。但这肯本就是养虎为患,先不说治不治的好,就算治好了,他们会放过自己吗?

  未必吧?

  「启禀少卿,吐蕃赞普正在门外求见!」

  就在他们纠结的时候,门外护卫突然进来说道。

  王玄策一愣,但随即就笑了起来!

  姬先成不明所以,恼怒道:「笑什么笑?这都火烧眉头了还有心思笑?」

  「当然要笑,不但要笑,还要大声的笑!」

  王玄策不管姬先成的脸有多黑,自顾自地大笑着。随即指着外面道:「要是我猜的不错的话,此时禄东赞已经被下狱了。而松赞干布前来,不为其他,就是来道歉的。」

  说完就转身大不朝外走去。姬先成担心出什么意外,也连忙朝外走去。

  当来到门外,只见堂堂松赞干布独自一人站在门外,身边连个护卫都没有,双手还捧着荆条,这倒是让王玄策和姬先成有些哭笑不得!

  「负荆请罪?看来赞普对我中原典故还有些了解。但本官现在只想看到禄东赞那老贼的人头,不知赞普能否满足本官这个小小的愿望?」

  听到王玄策的话,松赞干布双手紧握,片刻后却笑道:「颍川侯却是说笑了,我老师也是为了我这个不肖弟子,要是颍川侯心中有气,就尽管朝本赞普来就是。」

  「还请看在我老师一片忠心的份上,绕过他这次!」

  说完惊荆条上举,一副任打任罚的模样,让王玄策恨的牙痒

  痒!

  「赞普要是无事就离去吧,本官现在可是你吐蕃的囚犯,还是不要脏了赞普的脚才好。」

  说完理都不理松赞干布就朝里面走去。

  「只要你答应不在追究此时,本赞普可以决定答应你一个条件..........」

  「三个!」

  王玄策蓦然转身,笑吟吟地看着面色宛如酱紫的松赞干布!

  松赞干布脸上青一阵红一阵,知道自己被耍了。自己明摆着上门挨宰,人家要是能放过才怪!

  但三个条件?

  「不可能!最多一个条件,并且不能危害吐蕃,不然咱们就鱼死网破!」

  松赞干布摆出一副滚刀肉的做派,但王玄策却不吃这套。

  「三个,这事没得商量。但本官可以承诺不会危及你吐蕃。」

  松赞干布沉默了,思虑良久,沉声道:「可以,但在半月之内必须全部说出三个条件。过期不候!」

  「好,就半月!」

  这次王玄策没有再纠缠,直接答应下来。

  「外面的人已经离去,你们在这半月内不能出城外,其他地方都可以前去。记住,你们只有半月时间。」

  说完大袖一挥,将荆条随便一扔,就走出使馆!

  王玄策并没有阻拦,而是上前捡起荆条,可惜道:「到底是化外之民,做戏都不做全套,本想着抽几下呢,得,现在是没机会了!」

  姬先成翻个白眼,没好气道:「行了,总算这事过去了。要是真的闹得不可开交,那才叫麻烦。」

  点点头,王玄策算是承认的姬先成的话。

  没错,不管是大唐还是吐蕃都没有做好和对方开战的准备。和吐蕃打仗,大唐首先就失了地利,就算打赢了,人家往高原上一跑,根本就没辙!

  所以,能不打还是不要打的好,这对双方都有好处!

  「速去将驯鹰唤来,奶奶的,这下赚大发了,要是不狠狠宰他们一顿,都对不起老子今天担惊受怕的。」

  王玄策回到屋子就立即对姬先成说道。

  「你是想让老师他们提出这三个条件?」

  姬先成听到要叫驯鹰,立马就明白了王玄策的想法。也对,按照驯鹰的速度,半月足以打个来回,中间还有几天空余。

  「不然呢?」

  王玄策不甘心道:「只给说两个条件,剩下的咱们要。」

  「咱们?」

  姬先成赶紧劝道:「这事你可不能马虎,这么大的事,还是让朝堂上那些人操心去吧。我们安安稳稳地不好吗?」

  「这事一个不好回去就得出挂落,这事我不同意!」

  「你不同意?」

  王玄策撇了他一眼,悠哉道:「别忘了本侯才是正使,有临机专断之权,你凭什么不同意?」

  「再者说了,这可是我们用命换来的,凭什么全给他们了?」

  「说不定这个条件就能救我们一条小命呢!」

  王玄策本来就是乖张的性子,现在天高任鸟飞,海阔凭鱼跃,他要是还和长安一样到处装孙子,那才不是他了。

  「那你想要什么?咱们先说好,这条件决不能是为咱们自己提的,不然回去就是老师也保不住你。」

  姬先成皱眉道。

  难怪老师让自己跟着,这小子一出大唐就彻底放开自我了,这么大的事竟然自己就做主了?

  要是没有条件也就罢了,反正山高路远,人家只给半月期限,自己做主也无所谓,就是回到长安别人也无话可说。

  但现在驯鹰就在身边呢,完全有能力等长安的消息

  再做决定。

  「你当我傻啊?」

  王玄策没好气道:「这事咱们得商量下,看看能不能在吐蕃身上为大唐撕咬下一口肉来。柴驸马在剑南道练兵可不好受,要是我们能在高原上要一块地盘,那最好不过了。」

  「这样一来,我们大可在此处练兵,到时候也算是有一支高原军队了。」

  王玄策支棱这下巴,若有所思道:「这地方不能距离大唐太远,最好是和大唐挨着。但也不能太好,太好了,松赞干布绝不会答应的。」

  想到这里,他叫来老师派来的亲卫,说道:「你速速去联系西域和吐蕃的商人和一切能联系到的人,让他们给本官好好查查,在吐蕃有没有不能种植粮食,也不是什么兵家要地的地方,不用太大,但绝对要易守难攻。」

  「记住,最好在大唐和吐蕃的边境!」

  吩咐完亲卫,看到他带着自己的信物离去,这才舒了口气。

  此时站在一旁的姬先成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王玄策。

  「好小子,够阴的。」

  他竖起大拇指,不得不说一声佩服

  这样的地方或许对吐蕃可有可无,甚至根本就不会看一眼。但要是在大唐手中,就算是全都是石头,寸草不生,那也是得牢牢把握住。

  这样的地方不但能练兵,以大唐的国力,要不了多久,就会建成一座要塞。今后吐蕃想要攻唐,那就必须派人将其看住。不然一个不好就会被偷了家。

  「但松赞干布能答应吗?」

  姬先成犹豫道。

  他们能想到,难道人家就想不到?

  「来,看看我写的这封信如何?要是没问题的话就立即送往长安!」

  姬先成一愣,接过一看,顿时一愣!

  「你要给松赞干布治病?」

  指着王玄策,他浑身颤抖,他此时就像打开这小子的脑瓜子,看看到底是不是进水了。

  最快更新请浏览器输入-M..-到进行查看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ioitx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ioitx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