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、第三章_甜情
笔趣阁 > 甜情 > 3、第三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3、第三章

  (三)

  “呀,真是太好了,谢谢小陈姐姐!”刘花重释了口气,掩不住眼里的激动。

  陈不念也挺舒心的,问她:“房租和中介佣金,我怎么给你,是银行-卡还是支付-宝转-账?”

  刘花从背包里拿出一份文件夹,说道:“合同我出门前已经整好了,按照惯例,签租房合同三方都要在场,但房主是八十高龄的老爷子了,不怎么出门,所以我们先跟宗祠的工会签,工会出具盖章和收据,回头老爷子再和工会结账。”

  “一会我带你去超市时,正好路过工会,就在超市后面。佣金等合同签完了,你转给我账上就可以。五年总共十万元,收12个点,刚好一万二。我私下给小陈姐姐打个折,给一万吧。”

  刘花腼腆地说。房客一万、房东给一万二,再和公司三七开,她就收到一万五了,已经够满足。

  陈不念认真听完,疑惑道:“宗祠的工会和房主之间有联系吗?”

  刘花答说:“房主就是宗祠的主事人,这个房子是他们徐家的。老爷子之前说了,如果你不放心的话,就先住着,反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。可以等他的孙子得空时再签,都一样。”

  还能这样啊。

  陈不念打量了眼四周,复问:“条件有和他说好了吗?我应该会做一些改动。”

  刘花连忙点头:“有的。老爷子说只要根基不动,基本构造保持,其他的改动可以任你自由。”

  陈不念来之前有搜过F省沿海城市的风土,电视上也看到过一些,晓得这里各村各镇都重姓氏讲宗族。

  便笑道:“那成,一会就去工会把合同签了吧,你也赶在三点封岛前回去。”

  两个人下到村旁的路口,这个站就叫作“石跶村”。东嵛岛上隔一段就一个小小的临海小村,公交都以村落命名。

  全岛共三条线路,分别为1路、2路、3路,其实主要就是供观光游客的。村民当然也有乘车,比如去鼓奥街卖菜卖鱼或者采买生活用品等等。鼓奥街因为离进岛码头近,游客多,东西全,生意也好做。

  公车三条线路有交叉,但也要十多分钟才等到。一会儿便到了上午的那条鼓奥街了,正是午后饭点时分,路边的小吃店里游客攘攘,虽然传闻有小台风过境,但大多数人事先并不晓得。因此进岛就意味着要过夜,使得路边的民宿也格外紧俏。

  陈不念和刘花挑了一家门口还有桌位的面馆,各点了一份海鲜煮面。

  粗条的面条用高汤下锅,加入鲜香诱人的小虾,搭配花蛤、海蛎、海蛏,白菜、木耳切得细细的,勾芡在汤里吃出清甜,再撒几片翠绿的葱叶子和豆腐丁,简直太美味。

  陈不念一手握勺,一手执筷,吃得津津有味。不时停下来拨一拨鬓角滑下来的头发,不紧不慢而又令人赏心悦目。

  店老板是一对三十来岁的夫妻,特地热心肠地给她俩送了份茶树菇炖罐。

  吃完后陈不念又点了碗冰柜里的甜豆花,这才觉得过瘾。

  刘花是吃不动了,睇着陈不念白皙细腻的手腕,还有根根修长的手指,羡慕地唏嘘道:“小陈姐姐原来好能吃,就这么吃还不长胖,真羡慕。”

  “叮咚~”手机传来细小的振响,这大半天竟然都忘记了还有它的存在。

  陈不念打开包,划拉了一下,半截屏幕都是新消息提醒。她就摁掉,应道:“全家都瘦,胃口却要数我最好,可能是基因吧。对了,以后你就喊我名字吧,不用生分。”

  但刘花还是喊不出口,改唤她叫“小念姐。”

  陈不念其实也就二十六。

  ——虽然在上一辈的眼里,顶好她这时候怀里已经抱上了崽。在那个家庭里,婚姻与子嗣是很好的筹码。

  吃完结了账去超市,超市在鼓奥街一直往里走,是个二层楼的建筑,叫“家旺超市”。她往里瞥了瞥,蔬菜瓜果零食生活日用啥的都有。

  车棚边那个英隽的男人,起个这般贴地气的名字。

  从超市的墙绕到后头,就到了刘花说的徐家宗祠工会。但不凑巧,这会儿刚好是午休时分,门上挂了把大锁。岛上生活节奏慢,得到傍晚两三点才会开门。

  风力渐渐的大了,刘花还得赶在三点封岛前回城区,只好说道:“看来今天合同是签不了了,要不这样,我们先出岛,等过两天风停了再上来签。或者我把合同给小念姐留着,你先找间好一点的民宿,明天上午再来这,那会儿应该有人,签好后发微信给我,我叫快递送出来。章我已经都盖好了的。”

  陈不念倒不想再在船上荡一回了,要去掉半条命。因此决定今晚就自己住下,遂接过装着合同的文件夹。两个人从后墙下走出来。

  超市门外有间烟草食杂铺,老板娘正趴在柜台上攀讲,看见刘花打招呼:“阿花啊,带你朋友来玩,是大学同学?正好我这里还有个空房间,一晚上给你打八折,保准比五星级都舒服!”

  刘花忙答道:“惠婶婶,这是我客户,带上岛看看房子。”

  一群妇人瞬时把目光聚焦在陈不念身上,新奇打量。

  凛凛的凉风吹着陈不念的衣缕,像电视画面里的美人儿。

  叫惠婶的老板娘发出当地人特有的慨叹:“哦,就前阵子你上岛来打听的,垨爷家的那栋小房子,是这个女孩子要租的哇?这么漂亮的妹妹,一租就租五年,是和男朋友一起住哇?别的地方那么好,你怎么想到我们这里来了,岛上有什么好看,除了吹风就是睡觉,哪里有你们大城市乐趣那么多。”

  陈不念淡淡一笑说:“我自己住,朋友也会来。看看风景什么的,挺好的。初到这里不熟,今后老板娘多关照啊!”

  这么利落大方哦,一席话听得惠婶喜笑洋洋,脸上乐开了花:“那是当然了,有需要的你只管开口,惠婶人很热情的,没有男朋友也可以叫阿姨们帮你介绍,我们岛上这里的男人有钱,又能干,还疼人。”

  “垨爷的孙子就很不错了,三十过一,身材高大样貌又好,多少人抢手,上过岛的女孩子都忘不掉他。”

  “是上过他的女孩子都忘不掉这个岛了。名草有主啊,要死的你,等会儿被丽清那女听见,乱牵鸳鸯线!”旁边几个妇人打趣笑闹开来。

  刘花连忙让打住,说别当着自己客户乱开玩笑了。

  惠婶瞥了她一眼,问说:“阿花,你爸爸牌饼现在有消息了没有?跑了这么久也没消息,都是乡里乡亲的,不然哪天就得用你的嫁妆还钱了。”

  刘花心里惦记着赶船,被提起这个顿时赧然抱歉:“还没。我会尽力的惠婶。”

  正说着话,巷子口走了一个女人过来。

  女人长卷发,脸是闽东南沿海贤淑温柔传统的那种类型,身材很不错,高挑,碎发短衫、筒裙、高跟鞋。

  一蹬一蹬的走到跟前,停住,上下打量了刘花和陈不念一眼,目光稍定定,应该是觉得面孔陌生。

  然后转头,用本地方言问了老板娘一句话。

  陈不念听不懂,大体捕捉了几个关键词,好像意思是问惠婶,胖哥什么的回来看到了没有?

  这里的人说话习惯方言和普通话夹生穿插着,老板娘应道:“丽清啊,车刚开过去,人肯定是回来了,一回来又找他要钱花了是不是?你一个女人,也老大不小了,容颜都会易老的,不要整天只知道花钱,也好好哄一下男人,讨好一下老人家,有心思就早点娶你回去啊。再不然,就张波也是很可以了,这么多年对你那么好。不要老这么拖下去,拖成老女人后悔莫及。结婚才是一个女人的根本。”

  妇人们都认真听着,眼神里有暧昧不定。

  女人脸色几分倔傲的僵硬。陈不念从旁观察,应是没出过地方,但又有风情的当地美人,比自己年纪大约稍长一点。

  女人咬了下涂红的唇,用普通话回说道:“知道了,我心里自己会有打算的。”然后朝着巷口的另一头走了过去。

  臀部轮廓丰腴而恰恰好,踩在高跟鞋上蠕动风情。

  店门口几个中年妇女沉默了一瞬,继而叨叨开来:“也不知道徐家的睡没睡过她,身材是顶顶好了的,一看就是好能生养。”

  “怎么没睡过,这么多年,每次回来不是都宿在他家里?没睡能一直给她花钱啊,应该是吃避-孕药来了的。”八卦的语气逐渐漾开。

  “那怎么还不娶,就一直做情人关系?听说徐家的在外面女人也不少,那么大的家业,也难怪。好像最近还在投资度假沙滩,很了不得咯。”

  “这话也未必,你看张波不是也给她钱花?要说就是你没长好脸蛋和身材,不然男人也给心甘情愿拱手掏钱给你花。”

  一阵笑声轻荡,后面的话逐渐低声下去。

  陈不念顺着女人去的风向瞥去,那边是个独立的半山坡,建着一座独栋的三层别墅,气派豪华的院墙与冷肃的门庭,和周遭的房屋相比独具一格。门外停着一辆黑色宾利,好似彰显着主人果决的手段与野烈的气宇。

  陈不念向来擅长脑补,已经在脑海里勾勒出一部90年代港台爱情纠缠剧,美女与大佬。

  陪刘花到出岛的码头,刚巧赶上一辆回程的轮渡。

  服务站下面的平台停着不少的士、黄包车,她便留了其中一个的名片,去超市里买了两床棉被,一副四件套,一个热水壶和两桶1.5升的矿泉水,再有一些零食和泡面,然后打电话叫的士司机送到了石跶村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ioitx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ioitx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